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5958

How Are You 到底在問什麼?──英語禮貌用語面面觀

2003/05/05作者/王淑儀
導言

  學習外語的時候需要知道:語言的使用習慣是因文化而異的。英語的準則與中文相當不同, 因此,把英文單字套入中文習慣,在理解與使用上都會產生許多問題,而這種問題在會話中最容易立即暴露。不少留學生有這樣的經驗:很高興終於有機會「說英語」了,但話一出口,就看見對方錯愕的表情,自己卻還不知道毛病在哪裡,這是國內學習英語最大的弊病之一。現在我們來談談生活中語用習俗的另一個層面:禮貌用語,以下就禮貌用語的數類例子,來探究照字面翻譯所產生的問題以及如何瞭解話語中的真實含意。本文中所舉的例子有些出自美國移民英語課的主流教材Connect With English (CWE)連續劇(McGraw-Hill出版)裡的對話,因為該劇的編寫、演出都十分接近道地材料,很能顯示美語的習俗。

英語禮貌用語的習俗

1. 招呼/問候

  在英語裡,店員或接待員看到顧客上門都說"Can I help you?",中文裡則是說:「你要什麼?」、「有什麼事?」,語氣很不一樣。筆者有台灣朋友初到美國時在快餐店打工,開口說"What do you want?",發現美國人的反應是─「啼笑皆非」。美國人看見陌生人說:"How are you (doing)?"初到美國的華人往往不瞭解,此話並非真的問句,而是等於「你好!」,不明就裡者聽到這句話時認真回答,但發現對方並沒有認真聽時,就會下「美國人真虛偽」這樣不當的結論。其實連英國人都不太習慣美國人這種問候,一位英國遊客在夏威夷(Mey 1993)有這樣的經驗:
 
女侍滿臉笑容地說:"How are you this evening, sir?"(先生,你今晚好嗎?)
Bernard說:"Oh, bearing up"(噢!撐著啦!),心裡一邊想,累了一整天,我真的看起來不堪到連陌生人都來關心我的身體了嗎?但是他隨即看見女侍困惑的表情,趕忙說:"Fine, thank you"(不錯!謝謝!),她這才鬆了口氣。

  幸好英國人遇見美國人的溝通方式,腦筋還轉得過來。以下再舉一個英國人在美國發現彼此語用習俗間的有趣差距(Hollett 1998: 19):
 
在紐約市坐上計程車,英國人問:"Could you possibly take us to Greenwich Village?"(你有可能載我們去格林威治村嗎?),他的美國朋友因為他太客氣了而覺得好笑,說道:"But of course he could, Vicki. Otherwise we shouldn't be getting into the cab."(他當然可能載我們去,要不然我們就不該坐上這部計程車呀!)另一方面,英國人聽見朋友對陌生的計程車司機說:"How are you doing?"也大感驚異──他想知道對方的什麼呢?

  再者,尤其在美國由於藍領階級的工資不錯,因此服務業人員態度親切,見到顧客都會聊上幾句,讓彼此開心、氣氛良好,譬如在CWE中,女主角在灰狗巴士站買票時,有這麼一段對話:
 
Rebecca: (rushing) Yeah... I need a ticket to San Francisco.
Greyhound Agent: Round trip?
Rebecca: I need a one-way ticket to San Francisco.
The Greyhound agent enters the information at his computer terminal.
Greyhound Agent: So, what's taking you to San Fran?
Rebecca: Oh, college and a job.
Greyhound Agent: Um, people seem to think you can't tie your shoelaces without a college degree these days...
﹝瑞百佳:(匆忙)對...我要一張到舊金山的票。
灰狗售票員:來回票嗎?
瑞百佳:我要一張到舊金山的單程票。
灰狗售票員在電腦上輸入資料。
灰狗售票員:那,你去舊金山幹嘛呢?
瑞百佳:喔,上大學、工作。
灰狗售票員:嗯,現在沒有大學文憑,人家簡直會以為你連鞋帶都不會繫呢!﹞

  這段對話中顯示了兩點中美社會文化上的差異,第一,在國內售票員要是如此問話,可能會被認為是「神經病」、「干你什麼事」。第二,原來在美國上大學的人是真正想求知的,與華人社會重學歷、人人都必須讀大學的風氣大不相同,所以這裡「大學文憑」的份量相當於台灣現在的碩士學位,若不瞭解此點,就無法掌握其中含意。

2. 要求

  英語裡習慣使用問句來要求對方行動,例如:"Can you pass the salt?"(你能不能把鹽遞過來?)、"Do you have the time?"(你知道現在的時間嗎?)、"Are you doing anything tonight?"(你今晚有約嗎?)實際上都是要求行動或進一步訊息,如果只回答「能」或「有」而沒有下文,準會把問話的人嚇一大跳,這類以問句代表客氣要求的習慣已經被中文吸納,所以我們也如此使用,已不足為奇;但另一方面,在英語社會裡,如果甲問乙一個問題,乙不知道答案的話,也會建議一些或許可以找到答案的方法,只回答「不知道」會被認為很沒禮貌,而後者在中文社會中是很常見的。

  英語裡還有另一種講法,從字面上看來似乎像是要求,但實際上並不是要求,例如: "Have a nice trip." "Help yourself to some more food.",這時就無法直接翻譯中文,只能說:「祝你一路平安」「再吃一點兒吧!」,然而要從中文譯成英文的時候,就出現了"Wish you a safe trip!"這類文法無誤但用法十分彆扭的英文標語,張貼在台灣街頭。

3. 道歉

  與別的文化相比,英美人士說"sorry"、"excuse me"說得非常頻繁。其實英語裡"sorry"一字往往僅表示遺憾,並不表示說話的人覺得應對某事負責,但是這種觀念並非全世界通用,因此在國際事務上有可能導致嚴重誤會。美國本土近年來車禍官司滿天飛,保險公司也建議顧客在車禍現場別說"sorry",以免落人口實。另外台灣也受到不少日本文化的影響,日本人送禮物、邀請都要"Sumimasen" 一番,此語在台灣成了「不好意思」,這原本是個相當不錯的詞,但有些人以為它等於英文裡的"(I'm) sorry",這樣一來就出問題了。筆者的美國友人在餐廳裡聽見侍者上菜時說"sorry"、收盤子時也說"sorry",聽得滿頭霧水。 其他像打噴嚏、打飽嗝,英美人士都會立刻說聲"excuse me",華人卻覺得莫名其妙。關於道歉的用法,CWE中還有很好的例子:

● Emma: Come in, please. I'm sorry. It's one of those days. Two aides are
  out sick. You'll have to excuse me. Do you have a resume, Miss...?
  ﹝艾瑪:請進,對不起,今天又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兩位助理病了。你得包涵一下。你
  帶了履歷嗎?小姐貴姓...?﹞

● Alberto: Well, I found out I have an early meeting tomorrow morning... so
  I'm afraid it's gonna have to be an early evening.
  ﹝阿爾巴特:嗯,我剛剛才知道明天一大早要開會...所以今天恐怕不能玩得很晚。﹞

● 而在拒絕時需要再三道謝或找藉口,如:
  Rebecca: No... but thanks, anyway.
  ﹝瑞百佳:不用了...但還是要謝謝你。﹞
  Rebecca: Oh, I don't know, I still have so much to do at the house...
  ﹝瑞百佳:喔,我不知道欸,家裡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4. 電話對話

  不同的文化講電話的開頭也不盡相同,以下是語言學家的一些觀察(Wolfson 1989:96):

  美國人先確認對方的號碼;法國人先說「不好意思」;德國人先自報姓名;埃及人不願意先暴露自己身份,住在埃及的西方人覺得這是很奇怪、甚至很無禮的。

  在此點華人的習慣似乎很接近埃及,因此發生過接起電話彼此「喂」半天的笑話。如果對方來自西方社會,不免引起誤會。再者,英美人士打電話時說:"May I speak to...?",回答:"This is he/she", "Speaking",而中文裡說 「請找...」與「我是... 」,筆者就聽過在美國的華人打電話時說"Please look for..."與"I am...",電話另一頭的美國人遲疑半天,不知該如何反應;同樣,筆者在台灣聽到美國人用中文說「我可以跟...說話嗎?」及「這是他/她」,因而莞爾。

5. 讚美

  從一種文化的讚美模式,很容易看出該社會「哈」什麼,譬如,美國社會看見熟人身上的新東西就讚美,無論是新髮型、新衣服、新耳環等,都是可以拿來大大讚美的,而且這一類的讚美常常就等於打招呼,他們(尤其女人之間)常說:"I like your dress." " I like your rings."但這絕不是想要對方的衣服或耳環,如果照華人社會的想法,自作聰明地買一件同樣的洋裝或一副同樣的耳環來送對方,那可是大大的「會錯意」又「表錯情」了。

  在華人社會中,言不由衷的讚美有時候是社交的一部份,譬如在宴席上你來我往的阿諛奉承,幾乎已是約定俗成、增進人際關係的必要條件,就算很明顯的阿諛,言者聽者也不覺奇怪,但在西方社會中需要特別謹慎,讚美如果讓對方感到是言不由衷,可能會收到反效果。

  對於讚美的反應也因文化而有所不同,譬如:



  可見美式謙遜與中式謙遜有所不同,中式謙遜到了美國,往往讓對方覺得「我說錯了什麼嗎?」甚或「此人頗不友善」的驚愕反應。

6. 避免「吐糟」
 
  在美國社會中的習慣是,盡量不在他人背後議論事情,即使是非常親近的人也如此,CWE裡有這麼一個例子:
 
Rebecca and Anne continue their conversation.
Anne: Brendan's so sad about losing his only brother, but at least they made peace before your father died.
Rebecca: I was happy about that...Um, can I ask you something?
Anne: Yeah.
Rebecca: Dad never told me what their disagreement was about. Do you know?
Anne: (shocked) You mean... you don't know?
Rebecca: No.
Anne: I think it would be better if Brendan told you himself...
瑞百佳與嬸嬸安繼續講話
安:布蘭登對於失去他唯一的兄弟感到十分悲傷,但是至少他們在你爸爸死前和好了。
瑞百佳:這件事我很高興...嗯,我能問您一件事嗎?
安:什麼事呢?
瑞百佳:爸爸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們之間的問題是什麼。您知道嗎?
安:(吃驚)你是說...你不知道?
瑞百佳:不知道。
安:我想還是讓布蘭登自己來告訴你比較好。﹞

 

  在華人的溝通模式中,「吐糟」是常見的現象,似乎也被大眾所接受,但美國的上流社會認為「吐糟」是缺乏品味、對他人不夠尊重的表現。大多數美國人習慣在別人背後只說好的不說壞的或隱私,這是在跨文化溝通方面,特別需要注意的一點。

7. 送禮

  筆者在台灣送禮物給友人時,經常會遇到對方推卻的情況,在華人社會中,這樣大概算是比較客氣,但在英美兩地居住了二十多年的筆者,第一個反應是──生氣,因為在西方社會中,如果推卻別人的禮物,說「這對我沒什麼用」、「你自己留著用吧」,是大傷感情的話近乎侮辱,這種「客氣」的習慣千萬不要帶進英文裡。相反地,在英美,收到禮物時,需要感性地說"You're so thoughtful. How did you know exactly what I need?"(你太貼心了,你是怎麼知道這正是我所需要的?!)之類的話,這樣送禮的人就會高興得不得了。


結語

  一種語言當中的特殊慣用語其實比較明顯、比較好學。如何把一些看來稀鬆平常的語句在不同情境(包括言談者之間的關係、所在的時間或場合等)裡用得恰到好處卻大有學問,因為後者是隱藏在語言習俗裡面,十分不容易掌握,一般人學習外語也不太注意,但這種因文化而異的溝通系統,正是該外語社會的思考模式,也是以該語言為母語的人覺得理所當然卻又很難解釋的,所以就算詢問外籍老師,絕大多數情況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另一方面,學習者往往也理所當然把母語習慣帶入外語,渾然不覺一種語言習慣到另一種語言裡面,很可能聽起來荒謬,甚至會被嚴重誤解,這現象凸顯台灣的「單字加句型」教法不理會文化背景與情境關係,此結果所帶來的危機。

  實際上,要學好一種外語相當於將該外語社會裡的觀念與邏輯加以內化,而這種內化就如同演員進入一種角色的過程,若能將不同的外語視作不同的角色扮演,那麼用出來的外語才會「有模有樣」,原本學習任何外語都需要這樣的認知,而如今英語早已是國際語言,如果想要學得有效率、有效果,是否能熟悉而善用英語的語用習俗將是一大關鍵。

導言

  學習外語的時候需要知道:語言的使用習慣是因文化而異的。英語的準則與中文相當不同, 因此,把英文單字套入中文習慣,在理解與使用上都會產生許多問題,而這種問題在會話中最容易立即暴露。不少留學生有這樣的經驗:很高興終於有機會「說英語」了,但話一出口,就看見對方錯愕的表情,自己卻還不知道毛病在哪裡,這是國內學習英語最大的弊病之一。現在我們來談談生活中語用習俗的另一個層面:禮貌用語,以下就禮貌用語的數類例子,來探究照字面翻譯所產生的問題以及如何瞭解話語中的真實含意。本文中所舉的例子有些出自美國移民英語課的主流教材Connect With English (CWE)連續劇(McGraw-Hill出版)裡的對話,因為該劇的編寫、演出都十分接近道地材料,很能顯示美語的習俗。

英語禮貌用語的習俗

1. 招呼/問候

  在英語裡,店員或接待員看到顧客上門都說"Can I help you?",中文裡則是說:「你要什麼?」、「有什麼事?」,語氣很不一樣。筆者有台灣朋友初到美國時在快餐店打工,開口說"What do you want?",發現美國人的反應是─「啼笑皆非」。美國人看見陌生人說:"How are you (doing)?"初到美國的華人往往不瞭解,此話並非真的問句,而是等於「你好!」,不明就裡者聽到這句話時認真回答,但發現對方並沒有認真聽時,就會下「美國人真虛偽」這樣不當的結論。其實連英國人都不太習慣美國人這種問候,一位英國遊客在夏威夷(Mey 1993)有這樣的經驗:
 
女侍滿臉笑容地說:"How are you this evening, sir?"(先生,你今晚好嗎?)
Bernard說:"Oh, bearing up"(噢!撐著啦!),心裡一邊想,累了一整天,我真的看起來不堪到連陌生人都來關心我的身體了嗎?但是他隨即看見女侍困惑的表情,趕忙說:"Fine, thank you"(不錯!謝謝!),她這才鬆了口氣。

  幸好英國人遇見美國人的溝通方式,腦筋還轉得過來。以下再舉一個英國人在美國發現彼此語用習俗間的有趣差距(Hollett 1998: 19):
 
在紐約市坐上計程車,英國人問:"Could you possibly take us to Greenwich Village?"(你有可能載我們去格林威治村嗎?),他的美國朋友因為他太客氣了而覺得好笑,說道:"But of course he could, Vicki. Otherwise we shouldn't be getting into the cab."(他當然可能載我們去,要不然我們就不該坐上這部計程車呀!)另一方面,英國人聽見朋友對陌生的計程車司機說:"How are you doing?"也大感驚異──他想知道對方的什麼呢?

  再者,尤其在美國由於藍領階級的工資不錯,因此服務業人員態度親切,見到顧客都會聊上幾句,讓彼此開心、氣氛良好,譬如在CWE中,女主角在灰狗巴士站買票時,有這麼一段對話:
 
Rebecca: (rushing) Yeah... I need a ticket to San Francisco.
Greyhound Agent: Round trip?
Rebecca: I need a one-way ticket to San Francisco.
The Greyhound agent enters the information at his computer terminal.
Greyhound Agent: So, what's taking you to San Fran?
Rebecca: Oh, college and a job.
Greyhound Agent: Um, people seem to think you can't tie your shoelaces without a college degree these days...
﹝瑞百佳:(匆忙)對...我要一張到舊金山的票。
灰狗售票員:來回票嗎?
瑞百佳:我要一張到舊金山的單程票。
灰狗售票員在電腦上輸入資料。
灰狗售票員:那,你去舊金山幹嘛呢?
瑞百佳:喔,上大學、工作。
灰狗售票員:嗯,現在沒有大學文憑,人家簡直會以為你連鞋帶都不會繫呢!﹞

  這段對話中顯示了兩點中美社會文化上的差異,第一,在國內售票員要是如此問話,可能會被認為是「神經病」、「干你什麼事」。第二,原來在美國上大學的人是真正想求知的,與華人社會重學歷、人人都必須讀大學的風氣大不相同,所以這裡「大學文憑」的份量相當於台灣現在的碩士學位,若不瞭解此點,就無法掌握其中含意。

2. 要求

  英語裡習慣使用問句來要求對方行動,例如:"Can you pass the salt?"(你能不能把鹽遞過來?)、"Do you have the time?"(你知道現在的時間嗎?)、"Are you doing anything tonight?"(你今晚有約嗎?)實際上都是要求行動或進一步訊息,如果只回答「能」或「有」而沒有下文,準會把問話的人嚇一大跳,這類以問句代表客氣要求的習慣已經被中文吸納,所以我們也如此使用,已不足為奇;但另一方面,在英語社會裡,如果甲問乙一個問題,乙不知道答案的話,也會建議一些或許可以找到答案的方法,只回答「不知道」會被認為很沒禮貌,而後者在中文社會中是很常見的。

  英語裡還有另一種講法,從字面上看來似乎像是要求,但實際上並不是要求,例如: "Have a nice trip." "Help yourself to some more food.",這時就無法直接翻譯中文,只能說:「祝你一路平安」「再吃一點兒吧!」,然而要從中文譯成英文的時候,就出現了"Wish you a safe trip!"這類文法無誤但用法十分彆扭的英文標語,張貼在台灣街頭。

3. 道歉

  與別的文化相比,英美人士說"sorry"、"excuse me"說得非常頻繁。其實英語裡"sorry"一字往往僅表示遺憾,並不表示說話的人覺得應對某事負責,但是這種觀念並非全世界通用,因此在國際事務上有可能導致嚴重誤會。美國本土近年來車禍官司滿天飛,保險公司也建議顧客在車禍現場別說"sorry",以免落人口實。另外台灣也受到不少日本文化的影響,日本人送禮物、邀請都要"Sumimasen" 一番,此語在台灣成了「不好意思」,這原本是個相當不錯的詞,但有些人以為它等於英文裡的"(I'm) sorry",這樣一來就出問題了。筆者的美國友人在餐廳裡聽見侍者上菜時說"sorry"、收盤子時也說"sorry",聽得滿頭霧水。 其他像打噴嚏、打飽嗝,英美人士都會立刻說聲"excuse me",華人卻覺得莫名其妙。關於道歉的用法,CWE中還有很好的例子:

● Emma: Come in, please. I'm sorry. It's one of those days. Two aides are
  out sick. You'll have to excuse me. Do you have a resume, Miss...?
  ﹝艾瑪:請進,對不起,今天又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兩位助理病了。你得包涵一下。你
  帶了履歷嗎?小姐貴姓...?﹞

● Alberto: Well, I found out I have an early meeting tomorrow morning... so
  I'm afraid it's gonna have to be an early evening.
  ﹝阿爾巴特:嗯,我剛剛才知道明天一大早要開會...所以今天恐怕不能玩得很晚。﹞

● 而在拒絕時需要再三道謝或找藉口,如:
  Rebecca: No... but thanks, anyway.
  ﹝瑞百佳:不用了...但還是要謝謝你。﹞
  Rebecca: Oh, I don't know, I still have so much to do at the house...
  ﹝瑞百佳:喔,我不知道欸,家裡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4. 電話對話

  不同的文化講電話的開頭也不盡相同,以下是語言學家的一些觀察(Wolfson 1989:96):

  美國人先確認對方的號碼;法國人先說「不好意思」;德國人先自報姓名;埃及人不願意先暴露自己身份,住在埃及的西方人覺得這是很奇怪、甚至很無禮的。

  在此點華人的習慣似乎很接近埃及,因此發生過接起電話彼此「喂」半天的笑話。如果對方來自西方社會,不免引起誤會。再者,英美人士打電話時說:"May I speak to...?",回答:"This is he/she", "Speaking",而中文裡說 「請找...」與「我是... 」,筆者就聽過在美國的華人打電話時說"Please look for..."與"I am...",電話另一頭的美國人遲疑半天,不知該如何反應;同樣,筆者在台灣聽到美國人用中文說「我可以跟...說話嗎?」及「這是他/她」,因而莞爾。

5. 讚美

  從一種文化的讚美模式,很容易看出該社會「哈」什麼,譬如,美國社會看見熟人身上的新東西就讚美,無論是新髮型、新衣服、新耳環等,都是可以拿來大大讚美的,而且這一類的讚美常常就等於打招呼,他們(尤其女人之間)常說:"I like your dress." " I like your rings."但這絕不是想要對方的衣服或耳環,如果照華人社會的想法,自作聰明地買一件同樣的洋裝或一副同樣的耳環來送對方,那可是大大的「會錯意」又「表錯情」了。

  在華人社會中,言不由衷的讚美有時候是社交的一部份,譬如在宴席上你來我往的阿諛奉承,幾乎已是約定俗成、增進人際關係的必要條件,就算很明顯的阿諛,言者聽者也不覺奇怪,但在西方社會中需要特別謹慎,讚美如果讓對方感到是言不由衷,可能會收到反效果。

  對於讚美的反應也因文化而有所不同,譬如:



  可見美式謙遜與中式謙遜有所不同,中式謙遜到了美國,往往讓對方覺得「我說錯了什麼嗎?」甚或「此人頗不友善」的驚愕反應。

6. 避免「吐糟」
 
  在美國社會中的習慣是,盡量不在他人背後議論事情,即使是非常親近的人也如此,CWE裡有這麼一個例子:
 
Rebecca and Anne continue their conversation.
Anne: Brendan's so sad about losing his only brother, but at least they made peace before your father died.
Rebecca: I was happy about that...Um, can I ask you something?
Anne: Yeah.
Rebecca: Dad never told me what their disagreement was about. Do you know?
Anne: (shocked) You mean... you don't know?
Rebecca: No.
Anne: I think it would be better if Brendan told you himself...
瑞百佳與嬸嬸安繼續講話
安:布蘭登對於失去他唯一的兄弟感到十分悲傷,但是至少他們在你爸爸死前和好了。
瑞百佳:這件事我很高興...嗯,我能問您一件事嗎?
安:什麼事呢?
瑞百佳:爸爸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們之間的問題是什麼。您知道嗎?
安:(吃驚)你是說...你不知道?
瑞百佳:不知道。
安:我想還是讓布蘭登自己來告訴你比較好。﹞

 

  在華人的溝通模式中,「吐糟」是常見的現象,似乎也被大眾所接受,但美國的上流社會認為「吐糟」是缺乏品味、對他人不夠尊重的表現。大多數美國人習慣在別人背後只說好的不說壞的或隱私,這是在跨文化溝通方面,特別需要注意的一點。

7. 送禮

  筆者在台灣送禮物給友人時,經常會遇到對方推卻的情況,在華人社會中,這樣大概算是比較客氣,但在英美兩地居住了二十多年的筆者,第一個反應是──生氣,因為在西方社會中,如果推卻別人的禮物,說「這對我沒什麼用」、「你自己留著用吧」,是大傷感情的話近乎侮辱,這種「客氣」的習慣千萬不要帶進英文裡。相反地,在英美,收到禮物時,需要感性地說"You're so thoughtful. How did you know exactly what I need?"(你太貼心了,你是怎麼知道這正是我所需要的?!)之類的話,這樣送禮的人就會高興得不得了。


結語

  一種語言當中的特殊慣用語其實比較明顯、比較好學。如何把一些看來稀鬆平常的語句在不同情境(包括言談者之間的關係、所在的時間或場合等)裡用得恰到好處卻大有學問,因為後者是隱藏在語言習俗裡面,十分不容易掌握,一般人學習外語也不太注意,但這種因文化而異的溝通系統,正是該外語社會的思考模式,也是以該語言為母語的人覺得理所當然卻又很難解釋的,所以就算詢問外籍老師,絕大多數情況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另一方面,學習者往往也理所當然把母語習慣帶入外語,渾然不覺一種語言習慣到另一種語言裡面,很可能聽起來荒謬,甚至會被嚴重誤解,這現象凸顯台灣的「單字加句型」教法不理會文化背景與情境關係,此結果所帶來的危機。

  實際上,要學好一種外語相當於將該外語社會裡的觀念與邏輯加以內化,而這種內化就如同演員進入一種角色的過程,若能將不同的外語視作不同的角色扮演,那麼用出來的外語才會「有模有樣」,原本學習任何外語都需要這樣的認知,而如今英語早已是國際語言,如果想要學得有效率、有效果,是否能熟悉而善用英語的語用習俗將是一大關鍵。

參考書目

  • Hollett, V. (1998). Effective communication. English Teaching Professional, 8, 18-19.
  • Mey, J. (1993). Pragmatics: An Introduction. Oxford: Blackwell.
  • Wolfson, N. (1989). PERSPECTIVES: Sociolinguistics and TESOL. Boston: Heinle & Heinle Publishers.

作者簡介

王淑儀
  • 雪梨科技大學應用語言學碩士。
  • 現於澳洲雪梨擔任教育訓練顧問公司GMS Education, Pty. Ltd.負責人,專事英語教師培訓、語言課程顧問、ELT出版品推廣、國際教育推廣以及國際學術交流。
  • 擅英、日、法三種外語。曾赴英國留學,並於台北、倫敦及雪梨教授中、英、日三種語言達十八年。目前除教學與寫作外,尚致力於「語言教師的語言能力培養」以及「英語普及全球對國際教育生態的影響」等相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