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3199

增進英語自然習得的方法

2008/07/14作者/黃希敏
前言
 
  英文數十年來一直是國內教育的一大重點,但學生對於英文學習多半猶如「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只因為英文成績影響到升學及就業,勉強而被動地背一些單字、文法,然而在生活中使用英文,實在缺乏動機,甚至還有抗拒心態,原因在於東亞國家的英語教學偏重在背誦單字及文法,這種方式使學生們對英文的認識侷限於課堂與考試──由於單字及文法是考試的重點,學生們為了成績,只將注意力放在這方面,因而忽略了英文原為自然語言的事實。

  學習英語其實如同吸收養分,想要發展出真正的聽說讀寫能力,並非經過機械式操練即能達成;若要讓學生在薰陶中「吸收」英語,必須經過Hooper-Hansen(2002)所稱的「有機學習organic learning」,亦即自然習得,打破對外語的心理障礙,才能自然而有效地產生語感,將英語學習從逐字死背的錯誤習慣中抽離。本文將提出兩種有別於傳統學習的方法:(1)投入實境的超速學習法;以及(2)涉及語意變化的腦筋急轉彎(如雙關語、押頭/尾韻等文字技巧)在英語教學上的應用,這兩種方法目前在國內極少使用,而實際上卻是打破外語學習心理障礙、製造英語自然習得的極佳工具。
 
一、超速學習法(SUPER/ACCELERATED LEARNING)(原稱「暗示感應學習法」Suggestopedia)
 
  筆者於十幾年前在休士頓大學外語系客座任教中英翻譯並成立全面中文課程的同時,特別到該校推廣部招牌課程「超速學習法」取經,之後曾應康柏電腦、Amoco石油公司等之邀,為他們的高階經理赴中國設廠之前,進行二個月從零開始的華語訓練,在這些訓練當中筆者得到了十分正面的回應。

  這種以開發人腦潛意識為根本學理的學習法,融合了多種自然吸收的要素,有效打破學習障礙,進而在短期內得到學習成效。以休士頓大學為例,該校提供跨國公司經理人每天8小時的密集外語訓練,96小時學一種全新歐語、120小時學一種全新亞洲語言,讓學員的語言能力達到可進行一般口語溝通的程度。由於報名參加上課的經理們學費都由其所任職的大公司支付,因此對於授課老師的準備及能力等方面均要求較高,學費價值不斐,可說是「貴族學習法」,而筆者曾有幸窺其一二,特在此做一些分享。

1. 超速學習法之緣起

  超速學習法的理論主要奠基於保加利亞心理醫生羅森諾夫(Georgi Lozanov)的Suggestology and Outlines of Suggestopedy(1978/1992)以及倫敦大學教授迪克森(Norman F. Dixon)的Conscious Processing(1981)兩書。這兩位學者皆指出:人的頭腦中有一大部分未曾使用,真正使用到的只佔全部的5%~10%。這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冰山譬喻──冰山突出水面的部分就像有意識感知的區塊,其作用為:(1)將頭腦的潛意識區塊與外界作連結;(2)將輸入的資訊按其重要性分類;(3)監督潛意識的運作,緊急時介入調整;(4)排除不愉快的資訊,以避免干擾頭腦的運作。人腦的潛意識區塊是在不知不覺當中吸取感官自環境中多方面傳入的資訊,儲存於記憶中。(這是當時學者的理論,但現今已知全腦皆能真正使用。)

  羅森諾夫主張讓學習者從過往負面、不愉快的學習經驗中得到釋放,以此為起點來引起學生共鳴、激發學生潛力。由於有意識學習的範圍極小,而在有意識的學習過程當中,尤其是外語學習,難免因緊張而產生排斥,這時若加上潛意識區塊封閉,更難以存取外來資訊。如果能在學習過程當中開發潛意識的存取力,在學習效果上便有可能大幅精進,而這中間的突破點在於:找到讓學生舒展情緒、卸下心防的方法,由此激發腦中的隱藏潛能,進一步吸收及攝取資訊內容。

2. 超速學習法之運作

  超速學習的關鍵在於:拋除制式規矩、讓學生在真實情境中自然習得(Onofre, 2007)。這種訴諸人腦潛意識區塊的學習法結合了數種策略:1)腦部功能的開發;2)學習能力的激發;3)實體環境的呈現。

  闡釋「暗示感應教學法」的Larsen-Freeman(2007)認為聯想是語言學習裡很重要的一環,若學生遇到一個字,可以立即聯想到其他相關字以及該字出現時的上下文或情境,才能精確地理解及使用該字,如此方能達到完整的學習,而老師的任務就是要促進學生在潛意識中的吸收,讓所教授的內容與環境互相結合產生聯想,因此不僅需要精心佈置教室環境、設計教學內容、以音樂配合講解,還要營造課堂的輕鬆氣氛,讓學生們在愉悅的實境中自然習得。

  由於語言反映文化,語言學習需要結合視覺、聽覺,甚至觸覺、嗅覺,因此,有技巧地置放圖片/海報、運用音樂律動以及提供具有文化氣息的實物、擺設、香料等,皆可幫助學生們投入語言文化實境、在不知不覺當中吸收上課的內容。此外,活潑有趣的教學方式也很重要,做活動、玩遊戲時需要盡量設計能使全班一起參與,並且改變座位排法,譬如以圓圈代替直橫行列,讓學生之間交流更頻繁。課堂中的活動越豐富、越有焦點,學生便越容易記取教學內容。
 
3. 「暗示感應教學」的步驟

  超速學習法的核心「暗示感應教學」大致包括以下步驟:

  • (1)
課程開始時,利用遊戲複習前次課程的內容,在遊戲中讓學生卸下心防,全神投入。

  • (2)
介紹當次課程的內容與進度,使學生能明瞭並掌握每單元的學習目標。

  • (3)
隨著巴洛克或新世紀音樂唸出教材,結合教材(文章或劇本)中的字句和音樂的律動,讓學生的聽覺跟隨著音樂前進。

  羅森諾夫醫生曾用「如何教會一個人騎腳踏車」作比方(Bettler, 2007):第一步,解釋手腳如何擺動、車子如何前進等;第二步,扶著車身,讓學習者開始自己試著踩動腳踏車;第三步,當學習者開始騎之後便放手。同樣的方式可以運用在外語學習上──老師教授了內容以後,安排各種活動讓學生練習,開始時帶領著學生做,到後來只在一旁觀察、適時出面解答,所以課程每個單元到了後半部,主導者不再是老師、而是學生(Lozanov, 2002)。

以下是幾項具體要素:

  • (1)
環境:將語言中的抽象概念圖像化,製成海報,以促進邊緣視覺(peripheral vision)吸收;參http://blog.yam.com/binju/article/3614502

  • (2)
音樂:以巴洛克音樂連結教材和律動,打開學習者感官,啟動左右腦同時運轉。

  • (3)
意義:利用好玩的方式連結多個新字,譬如老師與學生一起造有趣的句子、想奇特的圖像/諧音聯想。

  • (4)
脈絡:在知道jigsaw puzzle全圖的情況下進行拼塊比較容易。同樣,讓學生以編故事的方式來串聯單字,使單字產生意義也比較好記。

  • (5)
複習:以多種不同的上下文/情境來重複使用學過的單字,藉以內化字詞使用的模式,並且將短期的記憶凝聚為長期的知識。

  • (6)
學習的最佳效果,就是讓資訊到達頭腦中的潛意識區塊,而豐富的多元感官互動,可以造就迅速而長效的學習。

二、腦筋急轉彎[01]
部分資料為易天琦同學所蒐集,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應用英文系畢業,現職台北電腦公會海外部專員。


  另一種同樣基於「放鬆精神、產生愉悅心理,以利吸收內容」的方法比較簡單,可以隨時隨地納入一般教室,那就是使用語言的腦筋急轉彎。英語系國家的兒童/青少年讀物中有不少語言腦筋急轉彎的小書,例如joke或riddle,也是培養孩童掌握語言的工具。如果老師能配合教學內容選取一些課外教材作為補充,將能鬆開死背束縛、啟發多向思考、拓展學生對於一個字或一句話可以具有多種意義的認知。

  語言裡的腦筋急轉彎,也就是文字遊戲(wordplay),在英語系國家裡並非「等閒之輩」,而是英文溝通的重要方式,也是社交言談的利器,常見於大眾媒體以及日常用語中。英語系國家有許多說笑話俱樂部(comedy club)的笑匠(comedian)專靠妙語如珠維生,甚至經此途徑成為主流脫口秀主持人,日入斗金,如美國的Jay LenoDavid Letterman。語言的巧妙運用是語言溝通的調味料,能讓談話或文字生動有趣、產生輕鬆的氣氛,以抓住聽眾的注意力(Audrieth, 1988)。從學習的角度來看,文字遊戲不只是社交言談的利器,也是培養孩童掌握語言的工具,因此兒童/青少年讀物中有不少語言腦筋急轉彎的小書,英語教學也可從中挑選一些融入課堂中,來加強學生的學習興趣。

  在此,我們不妨先思考一下中文雙關語:中文有些字詞由於與負面字詞同音而成了禁忌,例如:「四」和「死」發音相近,因此醫院沒有第四樓,買房子時不願地址有4或44。同理,送禮時不送傘和梨,因為「傘」與「散」同音、「梨」與「離」同音,而婚禮時大家喜歡用蓮子為新人祝福,因為蓮子與「連子」諧音,表示「生一群孩子」,由此可見習俗裡的文字遊戲原為大家所熟悉,而英語系國家更處處可見文字遊戲的盛行。

1. 雙關語

  a. 配合主題巧妙使用字詞的例子(多使用在標題或文章中):

  • ● 
The buzz began when 80 million bees were gone.(大家對八千萬隻蜜蜂消失一事議論紛紛)

Buzz有兩重意義:1. 蜜蜂的嗡嗡聲;2. 議論紛紛

  • ● 
So many choices of ice cream could make your brain have a meltdown.

(冰淇淋的種類多到會讓你暈頭轉向)

由於冰淇淋是會melt的,所以與meltdown一字有關,但實際上meltdown的原始字意是「核子反應爐心過熱」,可引申為「遭殃」、「崩盤」等,而在此句話的意思成了「腦袋無法思考」。

  • ● 
London buses are on the road to extinction.(倫敦雙層巴士將走入歷史)

因為巴士是交通工具,所以「將要」特別以和交通有關的on the road to這個片語語來描述。

  • ● 
Polar Bear on Thin Ice: Warming Threats Arctic Life(北極熊岌岌可危:暖化威脅到極圈生物)

「岌岌可危」最普通的說法是in danger,但此處特用隱喻慣用語on thin ice,以製造一語雙關。

b. 利用字音變化一語雙關的例子(多使用在笑話或謎語中):

  • (1)
同形同音異義字(Homonym):拼法及發音相同、意思不同。
例:“Do you want a free punch?”(punch:1. 水果飲料 2. 痛揍;「海扁」)

  • (2)
同音異義字(Homophone):發音相同,拼法相近、意思不同。
例:“On Sunday they pray for you and on Monday they prey on  you.”

  • (3)
同形異音異義字(Homograph):拼法相同,但發音及意思不同。
例:“With tears in her coat she burst into tears.”(第一個tear母音為[ε],意思是「裂縫」;第二個tear母音為[ɪ],意思是「眼淚」)

中文裡類似技巧還加上意義轉折的謎語例如:

● 狼來了(猜一種水果),謎底:羊逃→楊
● 羊來了(猜一種水果),謎底:草沒→草莓

2. 英語的頭韻及尾韻

  英語文字的表達方式,通常使用頭韻及尾韻以增加文字魅力,押頭韻(alliteration)是串連兩/多個首音相同的字,例:“do or die,”或 “time to re-tire”;押尾韻(rhyme)是串連兩/多個尾音相同的字,此兩者為英語童謠/繞口令以及廣告詞的基本要素,例如:

● Row, row, row your boat gently down the stream
 Merrily, merrily, merrily, merrily, life is but a dream

● Peter, Peter, Pumpkin-Eater had a wife and couldn't keep her.

● Teletext: Don't get vexed. Ask Teletext.

  這些都是利用語音重複來展現韻律與趣味。中文裡常見尾韻,但極少頭韻,所以英文所偏好的押頭韻技巧可在課堂上特別介紹。

結語

  要正確理解英文在真實世界裡的用法,光靠單字量和文法規則是不夠的,其重要條件乃是:對於道地英文的概念與經驗。因此在學習過程中如果只強調字典定義與文法規則,學生對於英語真實用法將毫無頭緒。鑑此,在不具備英語環境的EFL教學中,尤其需要加強英語習慣用法的知識。如果將譬喻性引申用法、雙關語、頭/尾韻等適當納入教學,則有助於增進學生的英語語感以及融會貫通的能力。

  至於在課堂中的應用,老師可帶領學生觀看英語實境短片、玩腦筋急轉彎、猜謎等,當有字義轉換的譬喻用法或者文字遊戲出現時立即點出,並解釋相關情境/上下文以及其間的巧妙之處,若能結合本文開頭所介紹超速學習法中的一些元素,則更能增添英文學習的趣味性、提昇學生的學習情緒(Weiss, 1993)。如此,當英語教學超越單字、文法、考試,增進「攝取量」時,學習的過程才能進入自然吸收的境界,所培養出來的英語文能力也才真正與英語系國家接軌。
前言
 
  英文數十年來一直是國內教育的一大重點,但學生對於英文學習多半猶如「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只因為英文成績影響到升學及就業,勉強而被動地背一些單字、文法,然而在生活中使用英文,實在缺乏動機,甚至還有抗拒心態,原因在於東亞國家的英語教學偏重在背誦單字及文法,這種方式使學生們對英文的認識侷限於課堂與考試──由於單字及文法是考試的重點,學生們為了成績,只將注意力放在這方面,因而忽略了英文原為自然語言的事實。

  學習英語其實如同吸收養分,想要發展出真正的聽說讀寫能力,並非經過機械式操練即能達成;若要讓學生在薰陶中「吸收」英語,必須經過Hooper-Hansen(2002)所稱的「有機學習organic learning」,亦即自然習得,打破對外語的心理障礙,才能自然而有效地產生語感,將英語學習從逐字死背的錯誤習慣中抽離。本文將提出兩種有別於傳統學習的方法:(1)投入實境的超速學習法;以及(2)涉及語意變化的腦筋急轉彎(如雙關語、押頭/尾韻等文字技巧)在英語教學上的應用,這兩種方法目前在國內極少使用,而實際上卻是打破外語學習心理障礙、製造英語自然習得的極佳工具。
 
一、超速學習法(SUPER/ACCELERATED LEARNING)(原稱「暗示感應學習法」Suggestopedia)
 
  筆者於十幾年前在休士頓大學外語系客座任教中英翻譯並成立全面中文課程的同時,特別到該校推廣部招牌課程「超速學習法」取經,之後曾應康柏電腦、Amoco石油公司等之邀,為他們的高階經理赴中國設廠之前,進行二個月從零開始的華語訓練,在這些訓練當中筆者得到了十分正面的回應。

  這種以開發人腦潛意識為根本學理的學習法,融合了多種自然吸收的要素,有效打破學習障礙,進而在短期內得到學習成效。以休士頓大學為例,該校提供跨國公司經理人每天8小時的密集外語訓練,96小時學一種全新歐語、120小時學一種全新亞洲語言,讓學員的語言能力達到可進行一般口語溝通的程度。由於報名參加上課的經理們學費都由其所任職的大公司支付,因此對於授課老師的準備及能力等方面均要求較高,學費價值不斐,可說是「貴族學習法」,而筆者曾有幸窺其一二,特在此做一些分享。

1. 超速學習法之緣起

  超速學習法的理論主要奠基於保加利亞心理醫生羅森諾夫(Georgi Lozanov)的Suggestology and Outlines of Suggestopedy(1978/1992)以及倫敦大學教授迪克森(Norman F. Dixon)的Conscious Processing(1981)兩書。這兩位學者皆指出:人的頭腦中有一大部分未曾使用,真正使用到的只佔全部的5%~10%。這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冰山譬喻──冰山突出水面的部分就像有意識感知的區塊,其作用為:(1)將頭腦的潛意識區塊與外界作連結;(2)將輸入的資訊按其重要性分類;(3)監督潛意識的運作,緊急時介入調整;(4)排除不愉快的資訊,以避免干擾頭腦的運作。人腦的潛意識區塊是在不知不覺當中吸取感官自環境中多方面傳入的資訊,儲存於記憶中。(這是當時學者的理論,但現今已知全腦皆能真正使用。)

  羅森諾夫主張讓學習者從過往負面、不愉快的學習經驗中得到釋放,以此為起點來引起學生共鳴、激發學生潛力。由於有意識學習的範圍極小,而在有意識的學習過程當中,尤其是外語學習,難免因緊張而產生排斥,這時若加上潛意識區塊封閉,更難以存取外來資訊。如果能在學習過程當中開發潛意識的存取力,在學習效果上便有可能大幅精進,而這中間的突破點在於:找到讓學生舒展情緒、卸下心防的方法,由此激發腦中的隱藏潛能,進一步吸收及攝取資訊內容。

2. 超速學習法之運作

  超速學習的關鍵在於:拋除制式規矩、讓學生在真實情境中自然習得(Onofre, 2007)。這種訴諸人腦潛意識區塊的學習法結合了數種策略:1)腦部功能的開發;2)學習能力的激發;3)實體環境的呈現。

  闡釋「暗示感應教學法」的Larsen-Freeman(2007)認為聯想是語言學習裡很重要的一環,若學生遇到一個字,可以立即聯想到其他相關字以及該字出現時的上下文或情境,才能精確地理解及使用該字,如此方能達到完整的學習,而老師的任務就是要促進學生在潛意識中的吸收,讓所教授的內容與環境互相結合產生聯想,因此不僅需要精心佈置教室環境、設計教學內容、以音樂配合講解,還要營造課堂的輕鬆氣氛,讓學生們在愉悅的實境中自然習得。

  由於語言反映文化,語言學習需要結合視覺、聽覺,甚至觸覺、嗅覺,因此,有技巧地置放圖片/海報、運用音樂律動以及提供具有文化氣息的實物、擺設、香料等,皆可幫助學生們投入語言文化實境、在不知不覺當中吸收上課的內容。此外,活潑有趣的教學方式也很重要,做活動、玩遊戲時需要盡量設計能使全班一起參與,並且改變座位排法,譬如以圓圈代替直橫行列,讓學生之間交流更頻繁。課堂中的活動越豐富、越有焦點,學生便越容易記取教學內容。
 
3. 「暗示感應教學」的步驟

  超速學習法的核心「暗示感應教學」大致包括以下步驟:

  • (1)
課程開始時,利用遊戲複習前次課程的內容,在遊戲中讓學生卸下心防,全神投入。

  • (2)
介紹當次課程的內容與進度,使學生能明瞭並掌握每單元的學習目標。

  • (3)
隨著巴洛克或新世紀音樂唸出教材,結合教材(文章或劇本)中的字句和音樂的律動,讓學生的聽覺跟隨著音樂前進。

  羅森諾夫醫生曾用「如何教會一個人騎腳踏車」作比方(Bettler, 2007):第一步,解釋手腳如何擺動、車子如何前進等;第二步,扶著車身,讓學習者開始自己試著踩動腳踏車;第三步,當學習者開始騎之後便放手。同樣的方式可以運用在外語學習上──老師教授了內容以後,安排各種活動讓學生練習,開始時帶領著學生做,到後來只在一旁觀察、適時出面解答,所以課程每個單元到了後半部,主導者不再是老師、而是學生(Lozanov, 2002)。

以下是幾項具體要素:

  • (1)
環境:將語言中的抽象概念圖像化,製成海報,以促進邊緣視覺(peripheral vision)吸收;參http://blog.yam.com/binju/article/3614502

  • (2)
音樂:以巴洛克音樂連結教材和律動,打開學習者感官,啟動左右腦同時運轉。

  • (3)
意義:利用好玩的方式連結多個新字,譬如老師與學生一起造有趣的句子、想奇特的圖像/諧音聯想。

  • (4)
脈絡:在知道jigsaw puzzle全圖的情況下進行拼塊比較容易。同樣,讓學生以編故事的方式來串聯單字,使單字產生意義也比較好記。

  • (5)
複習:以多種不同的上下文/情境來重複使用學過的單字,藉以內化字詞使用的模式,並且將短期的記憶凝聚為長期的知識。

  • (6)
學習的最佳效果,就是讓資訊到達頭腦中的潛意識區塊,而豐富的多元感官互動,可以造就迅速而長效的學習。

二、腦筋急轉彎[01]
部分資料為易天琦同學所蒐集,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應用英文系畢業,現職台北電腦公會海外部專員。


  另一種同樣基於「放鬆精神、產生愉悅心理,以利吸收內容」的方法比較簡單,可以隨時隨地納入一般教室,那就是使用語言的腦筋急轉彎。英語系國家的兒童/青少年讀物中有不少語言腦筋急轉彎的小書,例如joke或riddle,也是培養孩童掌握語言的工具。如果老師能配合教學內容選取一些課外教材作為補充,將能鬆開死背束縛、啟發多向思考、拓展學生對於一個字或一句話可以具有多種意義的認知。

  語言裡的腦筋急轉彎,也就是文字遊戲(wordplay),在英語系國家裡並非「等閒之輩」,而是英文溝通的重要方式,也是社交言談的利器,常見於大眾媒體以及日常用語中。英語系國家有許多說笑話俱樂部(comedy club)的笑匠(comedian)專靠妙語如珠維生,甚至經此途徑成為主流脫口秀主持人,日入斗金,如美國的Jay LenoDavid Letterman。語言的巧妙運用是語言溝通的調味料,能讓談話或文字生動有趣、產生輕鬆的氣氛,以抓住聽眾的注意力(Audrieth, 1988)。從學習的角度來看,文字遊戲不只是社交言談的利器,也是培養孩童掌握語言的工具,因此兒童/青少年讀物中有不少語言腦筋急轉彎的小書,英語教學也可從中挑選一些融入課堂中,來加強學生的學習興趣。

  在此,我們不妨先思考一下中文雙關語:中文有些字詞由於與負面字詞同音而成了禁忌,例如:「四」和「死」發音相近,因此醫院沒有第四樓,買房子時不願地址有4或44。同理,送禮時不送傘和梨,因為「傘」與「散」同音、「梨」與「離」同音,而婚禮時大家喜歡用蓮子為新人祝福,因為蓮子與「連子」諧音,表示「生一群孩子」,由此可見習俗裡的文字遊戲原為大家所熟悉,而英語系國家更處處可見文字遊戲的盛行。

1. 雙關語

  a. 配合主題巧妙使用字詞的例子(多使用在標題或文章中):

  • ● 
The buzz began when 80 million bees were gone.(大家對八千萬隻蜜蜂消失一事議論紛紛)

Buzz有兩重意義:1. 蜜蜂的嗡嗡聲;2. 議論紛紛

  • ● 
So many choices of ice cream could make your brain have a meltdown.

(冰淇淋的種類多到會讓你暈頭轉向)

由於冰淇淋是會melt的,所以與meltdown一字有關,但實際上meltdown的原始字意是「核子反應爐心過熱」,可引申為「遭殃」、「崩盤」等,而在此句話的意思成了「腦袋無法思考」。

  • ● 
London buses are on the road to extinction.(倫敦雙層巴士將走入歷史)

因為巴士是交通工具,所以「將要」特別以和交通有關的on the road to這個片語語來描述。

  • ● 
Polar Bear on Thin Ice: Warming Threats Arctic Life(北極熊岌岌可危:暖化威脅到極圈生物)

「岌岌可危」最普通的說法是in danger,但此處特用隱喻慣用語on thin ice,以製造一語雙關。

b. 利用字音變化一語雙關的例子(多使用在笑話或謎語中):

  • (1)
同形同音異義字(Homonym):拼法及發音相同、意思不同。
例:“Do you want a free punch?”(punch:1. 水果飲料 2. 痛揍;「海扁」)

  • (2)
同音異義字(Homophone):發音相同,拼法相近、意思不同。
例:“On Sunday they pray for you and on Monday they prey on  you.”

  • (3)
同形異音異義字(Homograph):拼法相同,但發音及意思不同。
例:“With tears in her coat she burst into tears.”(第一個tear母音為[ε],意思是「裂縫」;第二個tear母音為[ɪ],意思是「眼淚」)

中文裡類似技巧還加上意義轉折的謎語例如:

● 狼來了(猜一種水果),謎底:羊逃→楊
● 羊來了(猜一種水果),謎底:草沒→草莓

2. 英語的頭韻及尾韻

  英語文字的表達方式,通常使用頭韻及尾韻以增加文字魅力,押頭韻(alliteration)是串連兩/多個首音相同的字,例:“do or die,”或 “time to re-tire”;押尾韻(rhyme)是串連兩/多個尾音相同的字,此兩者為英語童謠/繞口令以及廣告詞的基本要素,例如:

● Row, row, row your boat gently down the stream
 Merrily, merrily, merrily, merrily, life is but a dream

● Peter, Peter, Pumpkin-Eater had a wife and couldn't keep her.

● Teletext: Don't get vexed. Ask Teletext.

  這些都是利用語音重複來展現韻律與趣味。中文裡常見尾韻,但極少頭韻,所以英文所偏好的押頭韻技巧可在課堂上特別介紹。

結語

  要正確理解英文在真實世界裡的用法,光靠單字量和文法規則是不夠的,其重要條件乃是:對於道地英文的概念與經驗。因此在學習過程中如果只強調字典定義與文法規則,學生對於英語真實用法將毫無頭緒。鑑此,在不具備英語環境的EFL教學中,尤其需要加強英語習慣用法的知識。如果將譬喻性引申用法、雙關語、頭/尾韻等適當納入教學,則有助於增進學生的英語語感以及融會貫通的能力。

  至於在課堂中的應用,老師可帶領學生觀看英語實境短片、玩腦筋急轉彎、猜謎等,當有字義轉換的譬喻用法或者文字遊戲出現時立即點出,並解釋相關情境/上下文以及其間的巧妙之處,若能結合本文開頭所介紹超速學習法中的一些元素,則更能增添英文學習的趣味性、提昇學生的學習情緒(Weiss, 1993)。如此,當英語教學超越單字、文法、考試,增進「攝取量」時,學習的過程才能進入自然吸收的境界,所培養出來的英語文能力也才真正與英語系國家接軌。

注 釋

  • [01] 部分資料為易天琦同學所蒐集,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應用英文系畢業,現職台北電腦公會海外部專員。

參考書目

  • Audrieth, A. (1988). The Art of Using Humor in Public Speaking. Retrieved September 23, 2006, from: http://www.squaresail.com/auh.html.
  • Bettler, M. (2007). Kinesthetic Expressions of Qualities. Unpublished document. UH Continuing Education.
  • Blachowicz, C., and P. Fisher. (2004). Keep the “Fun” in Fundamental: Encouraging Word Awareness and Incidental Word Learning in the Classroom Through Wordplay. In J. F. Baumann and E. J. Kame’enui (eds.), Vocabulary Instruction: Research to Practice. New York: Guilford. 
  • Dixon, N. (1981). Preconscious Processing.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 Larsen-Freeman著(2007)。《英語教學法大全》(Techniques and Principles in Language Teaching, 2/E,毛佩琦譯)。台北市:師德文教出版。(原作2000年出版)
  • Lozanov, G. (1978/1992). Suggestology and Outlines of Suggestopedy. Philadelphia: Gordon & Breach Science Publishers.
  • Lozanov, G. (2002). Suggestologie et Elements Suggestoped. Edité par Sciences et culture.
  • Hooper-Hansen, G. (2002). Organic Learning: Crossing the Threshold from Conscious and Unconscious. The Journal of the Imagination in Language Learning and Teaching. Volume VII 2002-03. http://www.njcu.edu/cill/vol7/hooper-hansen.html.
  • Johnson, D., B. von H. Johnson, and K. Schlichting. (2004). Logology: Word and language play. In J. F. Baumann and E. J. Kame’enui (eds.), Vocabulary Instruction: Research to Practice. New York: Guilford.
  • Norman, S. (2006). An Interview with Dr. Georgi Lozanov, the founder of Suggestopedia. Retrieved Jan. 28, 2008 from http://www.etprofessional.com/content/view/528/5/.
  • Onofre, T. (2007). Accelerated Learning. Unpublished document. UH Continuing Education.
  • Weiss, M. (1993). Using humor in the classroom. The Journal of the Imagination in Language Learning and Teaching. Retrieved Oct. 11, 2006 from http://www.njcu.edu/CILL/vol1/weiss.html.

作者簡介

黃希敏
  •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應用語言學博士
  • 台北科技大學應用英文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