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5382

為什麼禁止幼稚園教英語?──解析幼兒應否學習英語的爭議

2005/05/09作者/許麗珠
前言

  在台灣,幼兒[#1#]在幼稚園中學習英語,早已是普遍的現象。大多數的幼稚園(或托兒所),即使不標榜中、英雙語教育,也都難以免俗地在學校課程中加入英語活動,聊備一格。近年來,全美語幼稚園更是一家一家地開,儘管學費比起一般幼稚園貴,家長們還是趨之若鶩。知名語言教育學者Stephen Krashen(2003)所說「英語學習狂熱」(English fever)[#2#]現象,在幼稚園中普遍觀察得到。

  然而,在此「幼兒英語學習熱潮」下,國內許多關心幼兒教育的專家學者和教師們卻憂心忡忡。面對幼兒英語教學的「氾濫」,專家學者們不斷著述立論,他們或從語言學習的角度,或從社會文化面,或從對幼教教學現場的觀察,一再強調英語教育絕非幼兒教育的全部,直指一般人相信「越早開始學習外語,成效越好」的觀念其實是對外語學習年齡的迷思,他們不斷呼籲在目前國內英語學習環境及條件皆不完備的情形下,幼稚園或托兒所不應實施英語教學。但是,從這幾年研究人員所調查的「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現況」研究報告數據看來[#3#],專家學者們的苦口婆心,絲毫不減幼兒英語學習炙熱風氣。

  近來,教育部積極檢討「幼稚園是否應實施英語教學」,讓幼兒應否學英語的爭議再度成為媒體熱門討論焦點。到底贊成幼兒在幼稚園學英語的家長、社會大眾和反對的專家學者們的主要爭議點為何?本文,筆者將歸納分析各項支持和反對的理由,檢視造成各方爭議的關鍵因素,提供給關心幼兒英語學習的讀者們參考。

贊同與不贊同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的主要理由

  一般社會大眾、幼兒父母和幼教專家學者們,不僅對幼兒學英語的看法差異很大,對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的作法,也由於立場和考量點不同,而各有堅持。以下將分別從「幼兒語言學習」及「幼稚園英語教學現況」兩個面向,剖析一般社會大眾和專家學者們在看法上的相異之處。

一、幼兒語言學習

(一)語言學習成效

 1.「語言學習關鍵期」(the critical period)的爭議。
 
  認同「愈早開始學習外語,成效愈好」的人,在學理上常引用「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The 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來論證此項觀點。1959年,神經生理學家Penfield和Roberts從大腦可塑性的角度,提出十歲以前,是學習語言的最佳年齡。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Eric Lenneberg(1967)則從醫學臨床經驗,以「神經生理學的觀點」有系統地解釋「語言學習關鍵期」,他認為人的大腦從二歲開始邊化(lateralization)[#4#],在邊化完成前,人是用全腦來學習語言,約在青春期左右,大腦會完成邊化,從此,語言學習主要由左邊大腦負責。人腦「邊化」後的語言學習不如全腦學習時期來得好。因此,語言學習最好在大腦完成邊化之前,這也就是所謂的「語言學習關鍵期」。除了Lenneberg外,Bickerton(1981)和Coppieters(1987)的研究結果也傾向支持「語言學習關鍵期」的存在。Lenneberg提出「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主要用來解釋第一語(母語)的學習。而Thomas Scovel(1969)更將此假說的解釋範圍擴及第一語以外的語言學習。

  然而,這項多數人相信「愈早愈好」的看法,也被許多學者專家們斥為「迷思」(Snow & Hoefnagel-Hohle, 1977, 1978;廖美玲,1998; Scovel,1999; 吳信鳳&張鑑如,2001)。他們所持的理由之一是「語言學習關鍵期」是否確實存在令人存疑。有研究者認為,大腦的神經發展和邊化與語言學習無直接關聯(Kinsbourne, 1981; Walsh & Diller, 1981)。McLaughlin(1984)也引用多項研究結果駁斥關鍵期的存在,他認為人類大腦的「可塑性」比Lenneberg想像的要大得多,且人類大腦的可塑性並不會如語言學習關鍵期理論所說會突然消失。此外,也有研究顯示(Birdsong, 1992),有些人即使過了青春期此一語言學習關鍵期,也可將外語學得和母語一樣好。簡而言之,年齡不是決定外語學習成效的絕對因素。

  再者,即使是接受「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的學者,他們對關鍵期年齡的認定差異也很大,自五歲至青春期的說法皆有。研究者對關鍵期年齡的認定,通常以大腦完成「邊化」的時間為主,Lenneberg(1967)認為人腦大約在青春期左右完成邊化,Norman Geschwind(1970)則認為在青春期之前,Stephen Krashen(1973)則認為人在五歲時大腦即完成邊化。既然連研究者對關鍵期年齡的認定都無定論,倘若要以「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作為支持幼兒學習英語的強力證據,實缺乏說服力。

 2. 學習成效與學習速率(rate)的考量。
 
  不少父母認為讓孩子自幼學習英語,若接觸英語的時間較長,或許即便是資質平庸的孩子,在經過長時期學習,也可因學習時間上的優勢,而有所成效。誠然,從語言學習成效的角度來看,接觸語料(linguistic input)的時間越長,語言學習成效有可能越好。但是,若從語言學習速率來看,年齡較大的學習者反而比年齡小的學習者較佔優勢。從Krashen、Long、Scarcella(1979)以及Snow and Hoefnagel-Hohle(1977, 1978)的研究結果可知,年齡較大的孩童比年齡小的孩童學得快。Olsen and Samuels(1973)發現以短期的學習而言,成人的學習成效比孩童好。研究者多認為,年齡較大的學習者因為在記憶力、注意力、一般認知能力及語言後設認知能力等方面的發展較幼兒成熟,對語言的組織、歸納、分析、類比與聯想等能力也比較好,所以語言學習效率相對較佳。國內周中天教授(1989)也提出影響學生英語能力及個人學習興趣和家庭背景相關,與提早學英語並無直接關係的研究報告。再從教育的投資報酬率來看,倘若在整體教育資源及經費有限的情形下,英語教育的實施當然以學習效率較佳的年齡層優先考量。
 
(二)幼兒學英語較成人「輕鬆自然」?
 
  許多人認為,和成人學習者相較之下,孩童在語言學習過程中比較不會害怕、緊張,所以在「情意濾網(affective filter)」[#5#]較低的情形下,能「輕鬆自然地」學會英語。然而,由於「孩童情意濾網較低」的說法缺乏實證研究支持,因此,有些專家學者們對此說法存疑。國外許多研究也顯示,有些孩童在學習外語時,同樣經歷成人可能曾碰過的情感障礙,包括缺乏自信、挫折、動機不高等。簡而言之,並非所有的幼兒都能「輕鬆自然地」學會英語。
 
(三)文化學習的影響
 
  有些人相信,年齡愈小的學習者比較不會因個人對種族、文化、語言的好惡而影響其對語言學習的態度,學習者自幼學習英語,較不會因為文化排斥感,而影響學習成效。此外,讓幼兒接觸不同文化,也可擴展幼兒的文化視野。反對者則認為在幼兒對自己的文化認知尚未成熟時,即學習英美文化,容易產生文化價值觀的混淆,且過度強調英語教育,可能造成幼兒文化認同危機(林佩蓉,2002;阮碧繡,2002),甚至造成歐美強勢文化的「殖民」效果(廖美玲,1998)。
 
二、幼稚園英語教學現況
 
(一)客觀英語學習條件
 
  客觀英語學習條件的不完備,是許多專家學者反對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的最主要因素。在多項條件中,以師資及課程安排兩項最為人詬病。
 
 1. 幼兒英語師資方面:
 
  二OO三年十月幼教學者蔡春美在「導航e世紀——全國教育發展會議:中區教育論壇」中指出,台灣幼教現況的問題之一是不合格師資比率偏高。據民國九十年教育部委託國立嘉義大學承辦之全國幼兒教育普查結果顯示,國內不合格的幼教教師高達六成。由此可知,合格幼教師資既已嚴重不足,更遑論合格幼教英語師資的缺乏。合格的幼教老師是優良幼兒教育的保障,也是幼兒全人教育最關鍵的一環,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也無怪乎幼教學者要不斷提醒家長:會說英語的教師不等於專業幼教老師。
 
  此外,外籍師資聘僱也是一項問題。姑且不論幼稚園聘用外籍師資合法與否,外師的管理問題經常造成幼稚園業者的困擾。多數幼稚園所聘請的外籍老師多數為非專業幼教教師,他們除了要求高待遇外,流動率也高,業者常面臨找不到老師的窘境。而高流動率的外籍教師人事問題,往往會直接影響幼教教學及幼兒學習品質。
 
 2. 幼兒課程安排問題:
 
  當今幼教的另一項問題是,課程與教學偏離幼教原理。幼兒時期正值人格發展的關鍵期,亦是認知、語言、情緒及行為社會化的重要發展階段,此一階段的教育目標及內容當側重生活教育及情感教育。然而在私立幼稚園中,常見許多幼兒最需要的生活、情感教育被美語、電腦、美術課程取代,其結果造成幼兒教育核心目標及學習重心模糊、轉移。這種「才藝化」、「市場化」的幼兒教育現象讓學者們憂心不已,而全美語幼稚園過度重視英語課程所產生的問題甚或「亂象」(如「全美語=全沒語」)更讓不少學者大加撻伐(李櫻,2004)。
 
  其實,客觀學習條件不完備,不只師資及課程安排問題而已,英語教材的選擇、整體英語課程的設計、課程銜接等,都是學者專家們憂慮的問題。但有趣的是,這個最受專家學者們關心的問題,相較之下一般幼兒父母並不重視。家長忽視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家長們多半對幼兒發展和幼兒教育不甚了解,無法判定優良的幼稚園該具備什麼樣的品質及課程,在選擇幼稚園時,多半迷惑於噱頭百出的招生廣告,通常花招愈多的幼稚園,多半被視為「認真教學」的學校。至於師資資格問題,在幼教業者的保證之下,一般父母也不會花心思去質疑,而美語課程原本就投多數父母所好,當然更不會引起父母的疑慮。
 
(二)「全美語」教學對幼兒學習的影響
 
  贊同幼稚園實施「全美語」教學的人,常以自小能使用流利雙語者的例子,佐證語言環境對語言學習的重要性。贊同者常單純地認為,只要提供孩子「沈浸式(immersed)」的英語學習環境,孩子即可以「自然而然地」學會英語,成為流利的中、英雙語使用者。
 
  的確,適當的雙語學習環境有助於幼兒同時學習兩種語言。例如,幼兒在「同時雙語」(亦即幼兒自出生起即同時接觸兩種語言)或是早期「先後雙語」[#6#]的學習情形下,透過互動學習的方式,很可能成為流利的雙語者。然而以上兩種雙語習得途徑都強調發生在「自然的」語言環境中,而非在「正式學習」的課堂上。期待幼兒在「正式學習」的課堂上習得語言,雖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還必須考慮幼兒的學習型態及客觀學習條件的配合。
 
  其實,幼兒父母希冀幼兒在全美語教學的課堂環境下,以早期「先後雙語」發展途徑習得英語,這個希望恐怕會落空。首先,全美語教學未必適合台灣EFL的語言環境,學習者除了在英語課堂上有機會使用英語外,出了校園可以使用英語的機會十分有限。因此,就客觀語言學習環境而言,台灣不全然符合(中、英)雙語環境條件。其次,標榜「全美語教學」的幼稚園,往往只由幾位外籍老師授課,孩子彼此的互動和本地教師的對話,大都仍以母語進行,所謂全美語的環境只是假象。更糟糕的情況是,有些業者為了讓幼兒能多說英語,提出「No Chinese」的教室規範,在此要求下,許多幼兒長期以不正確的英語溝通,發展出「洋涇濱式(piginized)」[#7#]的英語,有些甚至對中文產生排斥感,認為中文較英語次要,這些負面影響在學者的研究中(粘惠雅,民90;許月貴,民90),也都得到證實。
 
  將以上問題進一步分析,「全美語教學」對幼兒學習的負面影響主要在孩子的語言發展、認知發展、社會發展及人格與自我概念的發展四方面(林佩蓉、陳淑綺,2003)。就語言發展的影響來看,一般而言,孩子自三歲起,語言能力會突飛猛進,不僅使用詞彙增加,句型也越來越複雜,母語表達越發精緻。但是全美語幼稚園禁用母語,孩子不僅不能用尚未熟練的中文溝通,還被迫用生疏的英語表達,反而造成中文能力發展受限,英語也沒學好的窘境。因為,語言能力與認知思考息息相關,認知思考是以語言為媒介,而語言能力的發展和表現又受認知思考影響。幼兒在其母語能力不足,英語又還不精熟的情形下,思考能力的發展也受到限制,思考能力一旦受限,連帶創造力及整體認知發展都受影響。
 
  語言發展和兒童社會發展也有關聯,幼兒粗淺的英語能力常讓幼兒彼此間的溝通及互動產生隔閡,有些幼兒甚至因低落的英語表達能力,遭受英語能力比較好的同儕忽視或排擠,若這種情形長期存在,對幼兒的社會發展十分不利。而英語能力較為低落的孩子,也可能因語言學習受挫經驗導致人格及自我概念的不良發展。
 
  以上種種全美語教學對幼兒學習的負面影響,都是學者專家們極力反對幼稚園教英語的主要原因。
 
結語
 
  媒體曾報導教育部禁止並取締幼稚園實施全美語教學(中國時報,93/2/9;聯合報,93/2/9),有人批評教育部此舉是忽視幼兒家長需求,反社會潮流,「合法,但不合情」。但是從本文所提專家學者們的研究剖析中,我們不難瞭解,其實實施「全美語教學」的幼稚園是不合「理」。讓幼兒接觸英語自然無可厚非,但以「教英語」為幼兒教育的全部則萬萬不可。
 
  學者專家們對幼教現況的見解、批評和建議固然有其價值和專業性,主管機關明文禁止幼稚園教英語也有其不得不然的道理。只是,面對一窩蜂學英語的社會潮流,若只採取一味「禁止」的消極圍堵作法,則恐怕招致民怨不說,也難保不肖業者基於捍衛生存權的理由大玩「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遊戲,反而違背施政者的美意。再者,即使有教育良知的業者,願意遵守教育部規定,面對市場競爭壓力時,不得不先自保的作法,也可能落得「父子騎驢」的窘境。
 
  事實上,從各方爭論看來,雖然大家對幼兒應否學習英語及幼稚園是否適合實施英語教學的看法不同,但整體而言,似乎沒有人堅決反對學齡前的幼兒「接觸」英語,甚至不斷呼籲檢討幼稚園教英語的學者也強調,他們並非反對幼兒學英語,而是反對過度重視英語教育的「全美語教學」、反對英語教育成為幼兒教育的全部(張湘君,2003,2004;阮碧繡,2004)。換句話說,學者認為,幼兒不是不能學英語,而是不要「過度」學習英語。「過度」學習英語包括全美語教學和老師分時、分科、分教材教英語的方式。簡而言之,學者反對幼兒在幼稚園中學英語的最主要因素,在於幼稚園不當的教法恐導致幼兒學習的負面效果,反過來說,倘若幼稚園教法適當、幼兒學習方法正確,似乎也不必全面禁止幼兒學英語。
 
  幼兒應否學習英語的問題不在於幼兒「應不應該學」或「要不要學」,而在於幼兒在什麼情形下可以學、如何學和學什麼。換句話說,幼兒英語教學應順應孩子的學習興趣,不應過度重視,也不適合全面禁止。因此,與其爭論幼兒應否學美語,倒不如思考倘若幼兒對學英語有興趣,該提供他/她什麼樣的語言經驗,該如何將英語融入幼兒教育中,才不至於對整體學習有負面影響。而教育當局,除了應加強對幼兒父母宣導正確幼教理念外,更應積極召集相關專家學者研討英語在幼兒教育中的定位,提供幼教業者確切可行的實施方案,以免讓喊了半天的英語教學「禁令」成為口號。
前言

  在台灣,幼兒[#1#]在幼稚園中學習英語,早已是普遍的現象。大多數的幼稚園(或托兒所),即使不標榜中、英雙語教育,也都難以免俗地在學校課程中加入英語活動,聊備一格。近年來,全美語幼稚園更是一家一家地開,儘管學費比起一般幼稚園貴,家長們還是趨之若鶩。知名語言教育學者Stephen Krashen(2003)所說「英語學習狂熱」(English fever)[#2#]現象,在幼稚園中普遍觀察得到。

  然而,在此「幼兒英語學習熱潮」下,國內許多關心幼兒教育的專家學者和教師們卻憂心忡忡。面對幼兒英語教學的「氾濫」,專家學者們不斷著述立論,他們或從語言學習的角度,或從社會文化面,或從對幼教教學現場的觀察,一再強調英語教育絕非幼兒教育的全部,直指一般人相信「越早開始學習外語,成效越好」的觀念其實是對外語學習年齡的迷思,他們不斷呼籲在目前國內英語學習環境及條件皆不完備的情形下,幼稚園或托兒所不應實施英語教學。但是,從這幾年研究人員所調查的「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現況」研究報告數據看來[#3#],專家學者們的苦口婆心,絲毫不減幼兒英語學習炙熱風氣。

  近來,教育部積極檢討「幼稚園是否應實施英語教學」,讓幼兒應否學英語的爭議再度成為媒體熱門討論焦點。到底贊成幼兒在幼稚園學英語的家長、社會大眾和反對的專家學者們的主要爭議點為何?本文,筆者將歸納分析各項支持和反對的理由,檢視造成各方爭議的關鍵因素,提供給關心幼兒英語學習的讀者們參考。

贊同與不贊同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的主要理由

  一般社會大眾、幼兒父母和幼教專家學者們,不僅對幼兒學英語的看法差異很大,對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的作法,也由於立場和考量點不同,而各有堅持。以下將分別從「幼兒語言學習」及「幼稚園英語教學現況」兩個面向,剖析一般社會大眾和專家學者們在看法上的相異之處。

一、幼兒語言學習

(一)語言學習成效

 1.「語言學習關鍵期」(the critical period)的爭議。
 
  認同「愈早開始學習外語,成效愈好」的人,在學理上常引用「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The 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來論證此項觀點。1959年,神經生理學家Penfield和Roberts從大腦可塑性的角度,提出十歲以前,是學習語言的最佳年齡。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Eric Lenneberg(1967)則從醫學臨床經驗,以「神經生理學的觀點」有系統地解釋「語言學習關鍵期」,他認為人的大腦從二歲開始邊化(lateralization)[#4#],在邊化完成前,人是用全腦來學習語言,約在青春期左右,大腦會完成邊化,從此,語言學習主要由左邊大腦負責。人腦「邊化」後的語言學習不如全腦學習時期來得好。因此,語言學習最好在大腦完成邊化之前,這也就是所謂的「語言學習關鍵期」。除了Lenneberg外,Bickerton(1981)和Coppieters(1987)的研究結果也傾向支持「語言學習關鍵期」的存在。Lenneberg提出「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主要用來解釋第一語(母語)的學習。而Thomas Scovel(1969)更將此假說的解釋範圍擴及第一語以外的語言學習。

  然而,這項多數人相信「愈早愈好」的看法,也被許多學者專家們斥為「迷思」(Snow & Hoefnagel-Hohle, 1977, 1978;廖美玲,1998; Scovel,1999; 吳信鳳&張鑑如,2001)。他們所持的理由之一是「語言學習關鍵期」是否確實存在令人存疑。有研究者認為,大腦的神經發展和邊化與語言學習無直接關聯(Kinsbourne, 1981; Walsh & Diller, 1981)。McLaughlin(1984)也引用多項研究結果駁斥關鍵期的存在,他認為人類大腦的「可塑性」比Lenneberg想像的要大得多,且人類大腦的可塑性並不會如語言學習關鍵期理論所說會突然消失。此外,也有研究顯示(Birdsong, 1992),有些人即使過了青春期此一語言學習關鍵期,也可將外語學得和母語一樣好。簡而言之,年齡不是決定外語學習成效的絕對因素。

  再者,即使是接受「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的學者,他們對關鍵期年齡的認定差異也很大,自五歲至青春期的說法皆有。研究者對關鍵期年齡的認定,通常以大腦完成「邊化」的時間為主,Lenneberg(1967)認為人腦大約在青春期左右完成邊化,Norman Geschwind(1970)則認為在青春期之前,Stephen Krashen(1973)則認為人在五歲時大腦即完成邊化。既然連研究者對關鍵期年齡的認定都無定論,倘若要以「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作為支持幼兒學習英語的強力證據,實缺乏說服力。

 2. 學習成效與學習速率(rate)的考量。
 
  不少父母認為讓孩子自幼學習英語,若接觸英語的時間較長,或許即便是資質平庸的孩子,在經過長時期學習,也可因學習時間上的優勢,而有所成效。誠然,從語言學習成效的角度來看,接觸語料(linguistic input)的時間越長,語言學習成效有可能越好。但是,若從語言學習速率來看,年齡較大的學習者反而比年齡小的學習者較佔優勢。從Krashen、Long、Scarcella(1979)以及Snow and Hoefnagel-Hohle(1977, 1978)的研究結果可知,年齡較大的孩童比年齡小的孩童學得快。Olsen and Samuels(1973)發現以短期的學習而言,成人的學習成效比孩童好。研究者多認為,年齡較大的學習者因為在記憶力、注意力、一般認知能力及語言後設認知能力等方面的發展較幼兒成熟,對語言的組織、歸納、分析、類比與聯想等能力也比較好,所以語言學習效率相對較佳。國內周中天教授(1989)也提出影響學生英語能力及個人學習興趣和家庭背景相關,與提早學英語並無直接關係的研究報告。再從教育的投資報酬率來看,倘若在整體教育資源及經費有限的情形下,英語教育的實施當然以學習效率較佳的年齡層優先考量。
 
(二)幼兒學英語較成人「輕鬆自然」?
 
  許多人認為,和成人學習者相較之下,孩童在語言學習過程中比較不會害怕、緊張,所以在「情意濾網(affective filter)」[#5#]較低的情形下,能「輕鬆自然地」學會英語。然而,由於「孩童情意濾網較低」的說法缺乏實證研究支持,因此,有些專家學者們對此說法存疑。國外許多研究也顯示,有些孩童在學習外語時,同樣經歷成人可能曾碰過的情感障礙,包括缺乏自信、挫折、動機不高等。簡而言之,並非所有的幼兒都能「輕鬆自然地」學會英語。
 
(三)文化學習的影響
 
  有些人相信,年齡愈小的學習者比較不會因個人對種族、文化、語言的好惡而影響其對語言學習的態度,學習者自幼學習英語,較不會因為文化排斥感,而影響學習成效。此外,讓幼兒接觸不同文化,也可擴展幼兒的文化視野。反對者則認為在幼兒對自己的文化認知尚未成熟時,即學習英美文化,容易產生文化價值觀的混淆,且過度強調英語教育,可能造成幼兒文化認同危機(林佩蓉,2002;阮碧繡,2002),甚至造成歐美強勢文化的「殖民」效果(廖美玲,1998)。
 
二、幼稚園英語教學現況
 
(一)客觀英語學習條件
 
  客觀英語學習條件的不完備,是許多專家學者反對幼稚園實施英語教學的最主要因素。在多項條件中,以師資及課程安排兩項最為人詬病。
 
 1. 幼兒英語師資方面:
 
  二OO三年十月幼教學者蔡春美在「導航e世紀——全國教育發展會議:中區教育論壇」中指出,台灣幼教現況的問題之一是不合格師資比率偏高。據民國九十年教育部委託國立嘉義大學承辦之全國幼兒教育普查結果顯示,國內不合格的幼教教師高達六成。由此可知,合格幼教師資既已嚴重不足,更遑論合格幼教英語師資的缺乏。合格的幼教老師是優良幼兒教育的保障,也是幼兒全人教育最關鍵的一環,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也無怪乎幼教學者要不斷提醒家長:會說英語的教師不等於專業幼教老師。
 
  此外,外籍師資聘僱也是一項問題。姑且不論幼稚園聘用外籍師資合法與否,外師的管理問題經常造成幼稚園業者的困擾。多數幼稚園所聘請的外籍老師多數為非專業幼教教師,他們除了要求高待遇外,流動率也高,業者常面臨找不到老師的窘境。而高流動率的外籍教師人事問題,往往會直接影響幼教教學及幼兒學習品質。
 
 2. 幼兒課程安排問題:
 
  當今幼教的另一項問題是,課程與教學偏離幼教原理。幼兒時期正值人格發展的關鍵期,亦是認知、語言、情緒及行為社會化的重要發展階段,此一階段的教育目標及內容當側重生活教育及情感教育。然而在私立幼稚園中,常見許多幼兒最需要的生活、情感教育被美語、電腦、美術課程取代,其結果造成幼兒教育核心目標及學習重心模糊、轉移。這種「才藝化」、「市場化」的幼兒教育現象讓學者們憂心不已,而全美語幼稚園過度重視英語課程所產生的問題甚或「亂象」(如「全美語=全沒語」)更讓不少學者大加撻伐(李櫻,2004)。
 
  其實,客觀學習條件不完備,不只師資及課程安排問題而已,英語教材的選擇、整體英語課程的設計、課程銜接等,都是學者專家們憂慮的問題。但有趣的是,這個最受專家學者們關心的問題,相較之下一般幼兒父母並不重視。家長忽視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家長們多半對幼兒發展和幼兒教育不甚了解,無法判定優良的幼稚園該具備什麼樣的品質及課程,在選擇幼稚園時,多半迷惑於噱頭百出的招生廣告,通常花招愈多的幼稚園,多半被視為「認真教學」的學校。至於師資資格問題,在幼教業者的保證之下,一般父母也不會花心思去質疑,而美語課程原本就投多數父母所好,當然更不會引起父母的疑慮。
 
(二)「全美語」教學對幼兒學習的影響
 
  贊同幼稚園實施「全美語」教學的人,常以自小能使用流利雙語者的例子,佐證語言環境對語言學習的重要性。贊同者常單純地認為,只要提供孩子「沈浸式(immersed)」的英語學習環境,孩子即可以「自然而然地」學會英語,成為流利的中、英雙語使用者。
 
  的確,適當的雙語學習環境有助於幼兒同時學習兩種語言。例如,幼兒在「同時雙語」(亦即幼兒自出生起即同時接觸兩種語言)或是早期「先後雙語」[#6#]的學習情形下,透過互動學習的方式,很可能成為流利的雙語者。然而以上兩種雙語習得途徑都強調發生在「自然的」語言環境中,而非在「正式學習」的課堂上。期待幼兒在「正式學習」的課堂上習得語言,雖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還必須考慮幼兒的學習型態及客觀學習條件的配合。
 
  其實,幼兒父母希冀幼兒在全美語教學的課堂環境下,以早期「先後雙語」發展途徑習得英語,這個希望恐怕會落空。首先,全美語教學未必適合台灣EFL的語言環境,學習者除了在英語課堂上有機會使用英語外,出了校園可以使用英語的機會十分有限。因此,就客觀語言學習環境而言,台灣不全然符合(中、英)雙語環境條件。其次,標榜「全美語教學」的幼稚園,往往只由幾位外籍老師授課,孩子彼此的互動和本地教師的對話,大都仍以母語進行,所謂全美語的環境只是假象。更糟糕的情況是,有些業者為了讓幼兒能多說英語,提出「No Chinese」的教室規範,在此要求下,許多幼兒長期以不正確的英語溝通,發展出「洋涇濱式(piginized)」[#7#]的英語,有些甚至對中文產生排斥感,認為中文較英語次要,這些負面影響在學者的研究中(粘惠雅,民90;許月貴,民90),也都得到證實。
 
  將以上問題進一步分析,「全美語教學」對幼兒學習的負面影響主要在孩子的語言發展、認知發展、社會發展及人格與自我概念的發展四方面(林佩蓉、陳淑綺,2003)。就語言發展的影響來看,一般而言,孩子自三歲起,語言能力會突飛猛進,不僅使用詞彙增加,句型也越來越複雜,母語表達越發精緻。但是全美語幼稚園禁用母語,孩子不僅不能用尚未熟練的中文溝通,還被迫用生疏的英語表達,反而造成中文能力發展受限,英語也沒學好的窘境。因為,語言能力與認知思考息息相關,認知思考是以語言為媒介,而語言能力的發展和表現又受認知思考影響。幼兒在其母語能力不足,英語又還不精熟的情形下,思考能力的發展也受到限制,思考能力一旦受限,連帶創造力及整體認知發展都受影響。
 
  語言發展和兒童社會發展也有關聯,幼兒粗淺的英語能力常讓幼兒彼此間的溝通及互動產生隔閡,有些幼兒甚至因低落的英語表達能力,遭受英語能力比較好的同儕忽視或排擠,若這種情形長期存在,對幼兒的社會發展十分不利。而英語能力較為低落的孩子,也可能因語言學習受挫經驗導致人格及自我概念的不良發展。
 
  以上種種全美語教學對幼兒學習的負面影響,都是學者專家們極力反對幼稚園教英語的主要原因。
 
結語
 
  媒體曾報導教育部禁止並取締幼稚園實施全美語教學(中國時報,93/2/9;聯合報,93/2/9),有人批評教育部此舉是忽視幼兒家長需求,反社會潮流,「合法,但不合情」。但是從本文所提專家學者們的研究剖析中,我們不難瞭解,其實實施「全美語教學」的幼稚園是不合「理」。讓幼兒接觸英語自然無可厚非,但以「教英語」為幼兒教育的全部則萬萬不可。
 
  學者專家們對幼教現況的見解、批評和建議固然有其價值和專業性,主管機關明文禁止幼稚園教英語也有其不得不然的道理。只是,面對一窩蜂學英語的社會潮流,若只採取一味「禁止」的消極圍堵作法,則恐怕招致民怨不說,也難保不肖業者基於捍衛生存權的理由大玩「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遊戲,反而違背施政者的美意。再者,即使有教育良知的業者,願意遵守教育部規定,面對市場競爭壓力時,不得不先自保的作法,也可能落得「父子騎驢」的窘境。
 
  事實上,從各方爭論看來,雖然大家對幼兒應否學習英語及幼稚園是否適合實施英語教學的看法不同,但整體而言,似乎沒有人堅決反對學齡前的幼兒「接觸」英語,甚至不斷呼籲檢討幼稚園教英語的學者也強調,他們並非反對幼兒學英語,而是反對過度重視英語教育的「全美語教學」、反對英語教育成為幼兒教育的全部(張湘君,2003,2004;阮碧繡,2004)。換句話說,學者認為,幼兒不是不能學英語,而是不要「過度」學習英語。「過度」學習英語包括全美語教學和老師分時、分科、分教材教英語的方式。簡而言之,學者反對幼兒在幼稚園中學英語的最主要因素,在於幼稚園不當的教法恐導致幼兒學習的負面效果,反過來說,倘若幼稚園教法適當、幼兒學習方法正確,似乎也不必全面禁止幼兒學英語。
 
  幼兒應否學習英語的問題不在於幼兒「應不應該學」或「要不要學」,而在於幼兒在什麼情形下可以學、如何學和學什麼。換句話說,幼兒英語教學應順應孩子的學習興趣,不應過度重視,也不適合全面禁止。因此,與其爭論幼兒應否學美語,倒不如思考倘若幼兒對學英語有興趣,該提供他/她什麼樣的語言經驗,該如何將英語融入幼兒教育中,才不至於對整體學習有負面影響。而教育當局,除了應加強對幼兒父母宣導正確幼教理念外,更應積極召集相關專家學者研討英語在幼兒教育中的定位,提供幼教業者確切可行的實施方案,以免讓喊了半天的英語教學「禁令」成為口號。

作者簡介

許麗珠
  •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師學院英語教學碩士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外文系專任講師、國立中興大學外文系兼任講師